中共西南财经大学委员会校报电子版 - 第563期(2017年6月16日) - 第04版:光华园副刊      语音播报
 

毕业季:难以说再见,swufe





离别是一种情感搅拌

      写论文、改论文、拍毕业照、答辩……这场声势浩大的毕业季,从每年的三月就开始酝酿,日程表上排满了一件件琐碎的事情,每完成一件,就像打败了游戏里的一个小boss,其实并没有预想中的伤感,反而有种松一口气的小庆幸。直到有人在朋友圈里晒出她室友离开的照片,属于她的那张小桌子干干净净,好像这四年的生活并未在这里留下什么痕迹。
  但其实是有的。失恋的时候听过风扇彻夜孜孜不倦地搅拌夜色,为了写一篇稿子和小伙伴一起走过东门凌晨散场的寂寞,期末的时候在图书馆紧张兮兮的苦学一天,和朋友一起在烟熏火燎的西门烧烤大口吃肉大口喝酒。我一直觉得 “柳浪湾”这个地名有种莫名轻浮的秀美,柳是轻盈的,浪是柔软的,湾也是圆滑的。后来才想明白,不过是因为我带入了太多主观的情绪,我在这里有太多的回忆,快乐的,或者曾经悲伤的,它们温情脉脉地织进皮肤纹理里,保存得异常完好,有风吹过来的时候,会发出甜蜜的香气。
  眼看着就要完成了所有任务,即将通关这个名叫“大学”的游戏时,我突然不想按下“确定”按钮,不想就此匆匆散场,也不知道怎样消除这种无解的酸涩。那就祝愿和我一起通关这个游戏的你们,前程似锦,江河可渡,无疾病相扰,无风雨相忧,海阔天空也自能翱翔。                                                                                      

                                                                                                                                     (2013财务管理双语 欧阳秋思)别后的那一转身

       毕业季的第一场离别是属于我和师父的。4月21日,夜晚10点半的4号线亦不再拥挤,以至于我能够在站台黄色线外清晰地目送她侧着的脸、挥着的手。然后一个人轧马路,学别人哼唱《春风十里》。
  第二场离别接踵而至,那天晚上月亮出奇地亮,“四宝”像喝醉酒了似的,在济民广场上上演着“三步一回头再挥手”的玛丽苏式场景。我嘲笑她说,你用力一点,大不了咱婚礼见。
  ……我已经学会欣然面对一次次别离,只是每次“再见啊”后的转身,一想到“将来”这个未知变量要如何正确求解,便又是另一番困惑、期待之余的怅然释怀。
  要我说,想见的人终究会再见,那时的久别重逢定会比现时的别离来得更加刻骨铭心。
                                                                                                                                                (2013投资学 李裕)

回归与离开

       来到西财后的第一个春天,一对勤劳的小鸟造访了诚园C座的三楼。它们在墙角筑了一个巢,春天生下幼鸟,秋天飞向更远的南方,等到第二年的春天又回来,养育新的一窝雏鸟。时间仿佛有一种错位的荒诞感,它在东门外如韭菜一般翻新的商家身上跑得飞快,用四年的时间将几条小吃街打扮得面目全非;而在诚园的小鸟一家身上却拉得很慢很慢,仿佛这秋去春来的流转会永远持续下去,会一直陪在身边。当我路过那里,听到了熟悉的雏鸟的欢啼时才发现———它们又回来了,而我们却要离开了。                                                                                                                               

                                                                                                                                                     (2013金融 李济麟)

年少的倒映

那天是三十年校友返校日,你拿着录音笔站在来往的人群中,听着有的人官运亨通,有的人一生动荡,还有的人早早经历了婚姻与生育,过着一眼能望到头的日子,你便想三十年后的自己还能不能有勇气回到这里抚今追昔。你有时很认同王小波在《黄金时代》里说的“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你不怕时光留下无法平复的痕迹,你只是担心有朝一日会被现实的种种磨掉曾经血气方刚的样子。你还要沿着远方的光继续走下去,做很多很美的梦。你迎来了这个喧嚣的毕业季,像是要和此前漫长的学生生涯拥抱惜别,以后再也没有寒假与暑假,你得短暂地习惯空巢青年的身份,认真地工作,仔细地盘算未来的可能。你有那么多在身体里蛰伏的野心,晚风一吹,就会顺着支架静默地开花。你有大把大把的岁月,仗剑天涯,在黎明还未涂上树梢时向着未来出发。有一天你坐着校车,带着显赫或是普通的身份回到了八百人厅,身边会有人无故缺席,节目倏忽而过,主持人情绪饱满地念着串词。你紧紧握住手机,旁边记者模样的年轻人还在礼貌地等待回答。“请问学长在这次校友活动中对学弟学妹有什么寄语?”你不经意回头瞄了一眼,在那双朝气蓬勃的眸子里看见了倒映着的曾经年少的自己。你终于摆摆手笑道:“愿你走出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2013会计 杨洋)

供稿: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语音播报
 本版其他文章
· 传统的力量 文化的自信 本文包含图片
· 两个校区的地铁来往 本文包含图片
· 毕业季:难以说再见,swufe 本文包含图片
本版缩略图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请您注意
· 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B2-20050528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阅读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阅读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阅读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